• <progress id="s2pdw"><pre id="s2pdw"></pre></progress>
    <em id="s2pdw"><tr id="s2pdw"></tr></em>

    <dd id="s2pdw"><pre id="s2pdw"></pre></dd>

    <tbody id="s2pdw"></tbody>

    地区:北京
    北京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感叹,购机补贴,让“农机局长”成为高危行业!
    [ 编辑:admin | 时间:2010-10-20 | 浏览:363 ]
    分享到:

    2010-05-13 17:01:00 来源: 法制网(北京) 跟贴 0手机看新闻

    借“机”发财的农机局局长

    扩张是权力的本性,如果不加限制,任何权力都会“出轨”。

    作为县农机局局长的张乾德,“嗅”出了农机购置补贴中的“生财之道”———在与众多企业的“谈判”中,哪家给的“三包服务费”(也称农机推广费)高,他就跟哪家签订农机供销协议;哪家企业私下许诺另外给他“操心费”,他就重点推荐哪家的产品

    卢金增张修敏法治周末记者陈磊

    看惯了“大人物”腐败,殊不知,官场中的小人物也能兴风作浪。近日,山东省郓城县农业机械管理局原局长张乾德因犯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该局原报账员杨春波因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一审判决后,张乾德不服,提起上诉。目前,该案仍在二审中。

    曾有反腐学者提出“腐败落势化”的概念,即腐败现象的态势,从有权有势的上层人士向有权无势的基层干部渗透。这起发生在农机购置补贴领域中的职务犯罪案件也向社会发出警示:绝不要小觑这些“小人物”的能量。

    瞄准农机补贴局长自由裁量

    张乾德的落马在5年前就已经注定。

    2005年是郓城县实施国家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第一年,也是时年43岁的张乾德就任郓城县农机局局长的第一年。从这一年,郓城县百万农民开始享受到这项国家强农惠农政策所带来的实惠,也是从这一年,作为农机局“掌门人”的张乾德开始了自己的蜕变。

    每一个农机生产或者经销企业都希望自己的产品销售得越多越好,而根据国家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要求,同一种类的农机被省市农机管理部门确定为重点推介产品的不只一个厂家,最终能不能进入县级市场,产品质量固然重要,最关键的还要看在农机管理部门领导者眼中“是不是适合当地农业生产”。

    即使进入了县级市场,因为农民对各类农机质量、性能了解不多,在报名购买农机时也往往咨询并听从农机管理部门的意见。农机管理部门推荐哪些种类、型号,他们往往就购买这些种类、型号的农机。

    再者,企业在办理农机购置补贴手续和申请补贴农机款时,也离不开农机部门的“支持”。就这样,原来不怎么起眼的农机管理部门,成了众多农机企业眼中的“香饽饽”。

    “聪明的”张乾德也发现了这里面的诀窍。他抛开班子其他成员,亲自主管农机购置补贴事宜。面对纷纷找上门来的农机企业,他也没有放过一个又一个生财的机会。在与众多企业“谈判”后,哪家给的“三包服务费”(也称农机推广费)高,他就跟哪家签订农机供销协议;哪家企业私下许诺另外给他“操心费”,他就重点推荐哪家的产品。正是这些“三包服务费”和“操心费”,葬送了张乾德和他的“盟友”杨春波。

    操心费加服务费局长捞钱招术多

    从2005年至2007年,一些农机企业也给过郓城县农机局一些“三包服务费”和好处费,但是这几年间,郓城县享受的农机补贴资金数额比较小,农机销售的数量也少,企业给的“三包服务费”和好处费不多。张乾德安排杨春波把这些钱都入账或者通过“小金库”用于单位费用支出了。

    到了2008年,随着国家补贴资金的增加,农民购机的积极性高涨,补贴范围内的农机销售十分火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张乾德最终在结算年度“三包服务费”的时候“出手了”。

    2009年2月,是郓城县农机局与农机企业结算上年度“三包服务费”的时候。一天,张乾德和杨春波到山东某农机企业结算“三包服务费”,在总经理办公室,厂方负责人提出,除协议约定的“三包服务费”外,按照销售数量再给他们2.9万元“操心费”,两人欣然笑纳。

    不久后的一天,两人到了山东省菏泽市一家农机公司,按照每台2500元跟企业结算了“三包服务费”,而给企业出具的单据上,每台价格成了2000元。这样,两人把企业所给的53台机械“三包服务费”中的近2.7万元隐匿下来。在菏泽市另外一家农机企业,两人同样收下了企业给的“操心费”。

    接着,在郓城县某农机企业,张乾德和杨春波在结算“三包服务费”的时候,企业提出根据销售数量给他们7.6万元的“操心费”,张乾德自感给企业“帮忙”很大,又以帮助解决局里的费用为由,让企业再给1万元,企业负责人考虑到以后还需要两人帮忙,就答应了。

    就这样,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两人除违反规定收取农机企业的“三包服务费”外,还另外收取了4家农机企业所给的14万余元“操心费”。张乾德安排杨春波把“三包服务费”做了账务处理,将“操心费”账外另存。杨春波就把其中的10万元存在了银行,另外的4万多元放进了局里的“小金库”。

    当年3月3日,张乾德和杨春波把存在银行的10万元平均私分了。

    张乾德在和“盟友”杨春波一起“捞钱”的同时,也没忘记自己“吃独食”。他在和农机企业“谈判”时,有的企业还私下许诺按销售数量另外给他个人好处,对此张乾德当然来者不拒。

    2008年3月,菏泽市某农机公司在私下许诺每销售一台机械给张乾德个人300元“好处费”后,郓城县农机局以每台2000元的“三包服务费”与其签订了农机供销协议。

    当年7月,这家企业通知张乾德按每台4000元结算服务费的时候,张乾德就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服务费的标准都是自己一手和企业敲定的,购销协议上已经按照每台2000元写上了,多给的别人也不知道。

    于是,2009年2月,他和杨春波一起与该公司结算后,张乾德又单独分3次从这家公司领走了每台1800元(含签协议时许诺他个人的每台300元)的好处费,共计9.5万余元。

    另外,从2008年春节到2009年3月,张乾德还6次“心安理得”收下了郓城县一家农机厂给付的“操心费”1万元和一台价值4000元的笔记本电脑。收了东西当然要给人家办事,这个厂的农机在同类农业机械中销售得最多,张乾德还安排杨春波从农机局预收的农户购机差价款中拿出20万元借给该厂使用。

    群众举报纪委查纸里终究不藏火

    2009年5月14日,山东省菏泽市纪检委根据群众举报,对郓城县农机局的有关问题展开调查,并对张乾德和杨春波实施“双规”。经过调查,发现两人已涉嫌犯罪,随即移交郓城县检察院处理。

    5月24日,张乾德、杨春波被立案侦查,并被采取刑事拘留措施。6月4日,两人被依法逮捕。

    除了上述犯罪事实外,办案人员还发现,在张乾德瞒住“盟友”杨春波“吃独食”的同时,杨春波自己也在“单打独干”。

    喜欢炒股的杨春波,2007年8月在齐鲁证券开设了自己的股票账户,并在2007年9月至2008年1月,将自己保管的单位公款27.5万元汇入其股票账户,用于个人炒股和购买基金,至案发前刚刚归还。2007年至2009年,郓城县一家农机厂为了“感谢”杨春波在农机购置补贴中给予的“帮助”,分4次送给他现金5000元和一台价值4000元的电脑,杨春波当然也是照收不误。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张乾德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主管和具体负责农机购置补贴工作的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近16万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被告人杨春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财物5.9万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将27.5万元公款挪用于从事营利性活动的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7年。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张乾德不服提出上诉,被告人杨春波没有提出上诉。

    检察官手记

    实施农机购置补贴是党中央、国务院强农惠农政策的重要内容。自2004年实施以来,资金规模已由最初的7000万元增加到2009年的130亿元。随着资金规模的扩大,农机购置补贴中出现了“潜规则”,各方利益团体借“机”搭车牟利的行为开始浮出水面。一些农机管理部门或想方设法套取国家补贴资金,或借“机”收受经销商的贿赂、借审查购机农户资格的便利收受农户的好处费等,造成国家专项资金的流失,增加了农机企业和购机农民的负担。

    分析张乾德、杨春波犯罪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缺少自上而下有效的权力监管。县级农机部门对购机农户的资格审查后要上报审核,而省、市两级农机部门多限于形式审查,缺少实体审查;二是缺少自下而上的监督。农机部门对购机农户的审查情况公布不全面、不及时,张榜公示往往流于形式,监督机制不健全,给某些人提供了可乘之机;三是缺少由里到外的自我约束。农机购置补贴中的重大事项往往是靠农机主管部门负责人的“一言堂”,其他分管领导和人员想“插手”都很难。

    为了保证国家惠农资金的安全,一要减少中间环节,铲除权力寻租的土壤。在政策设计上完善农机企业和购机农民这两个市场主体的权利和义务,使农机主管部门不再作为农机产品流通环节中的合同主体,而是监管主体。二要搭建阳光交易平台,严格监管农机购置补贴的实施过程。三要加强对补贴资金的监管,规范操作程序,特别要加强对倒卖补贴指标、套取补贴资金、乱收费、搭车收费等违规行为的检查。

    来源:法治周末

    (本文来源:法制网 ) netease
    上一篇:世界最大的圆盘耙,有多宽?
    下一篇:福格森8670拖拉机详解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
    行业资讯更多>>
  • 贝松公司关于更换新款小副犁的通告

    尊敬的贝松用户你们好:为了进一步提升贝松犁的覆盖灭茬能力,我公司将从2020年春季的订货开始,全部使用新款小副犁。具体技术更新如下:法国贝松最新款小副犁总成到货(国内定制),原价1800元/对,现促销价仅售900元/对。五铧犁需要5对,即:4500元;四铧犁需要4对,即:3600元;和老款小副犁相比较(下侧的为新款),新款主要有六项改进:1.增大了小副犁犁铲;2.增大了小副犁犁壁;..

    浏览量:765次发布时间:2020-02-05
  • 特瑞堡于2019汉诺威农机展隆重发布全新智能中央胎压控制系统
  • 马斯奇奥携手凯斯纽荷兰成功举办江苏夏收农机现场演示会
  • 对话爱科中国高管:正视中国市场下行压力,爱科将在中国打造..
  • 实至名归 —— 爱科连获两项大奖证实力
  • 庆东风建厂50周年丨东风井关购机优惠冰爽来袭!
  • 展会 | 2019中国农机展,特瑞堡与您不见不散
  • 2020新疆农业机械博览会新闻发布会在青岛召开
  • 祝贺2019年中国国际农业博览会盛大开幕!
  • 相关栏目
    半岛影院